BOKU

 

世界和平

这边也发一下

关于干燥的日子的故事

——

🍁

——

秋季总是来的猝不及防,回过神的时候,翠绿的叶子已经悄然染上红霜,从枝头掉落

真绪手中拿着的红叶,是从来找他的幼驯染头上找到的,无知无觉的红眸少年不知道顶着它走了多久

将视线转向趴在一旁等待他一起回家的幼驯染

总是睡不够的红眸少年难道没有团成一团睡去,而是带着一种被什么所困扰的表情用纤细的手指摩擦着自己的下唇

真绪将手中正在书写的文件先放到一边,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幼驯染上

见真绪注意到自己,红眸的少年慢吞吞的蹭到真绪身边。在真绪习惯性的抗议中双手环抱住自家幼驯染的颈脖,撒娇似得将头抵在真绪的颈窝轻蹭。拖长了尾音向真绪倾诉自己的委屈“真~君,最近空气好干,嘴唇都裂开了”轻颤的尾音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柔软的黑发像是某种小动物的毛皮,在颈脖间轻蹭的动作也像极了撒娇的小动物

颈脖间传来的瘙痒让他轻轻推了下自家粘人的幼驯染,不过最后也不过将手伸入了柔软的黑发抚摸安抚

听到凛月半真半假的控告,真绪将放在凛月后脑的手微微用力,将凛月埋在他颈脖的头抬起,然后凑到樱色的唇前细细观察

樱色的下唇上,中间偏右一点的位置,有一个细小的裂开,微微泛着比周围更加鲜艳的红

真绪轻皱着眉,将自己的唇上前抵上那片樱粉,唇与唇之间的触碰让他感觉到与往常柔软的唇瓣不同的轻微的粗糙感。他心疼的用唇与那片樱色轻柔的摩擦了一下,抬起头看向凛月说到“忍着点,别舔,明天我去给你买唇……”

真绪的脸突然涨红

抬起头直视自己幼驯染那双绯红的眼时,他在其中看到了调侃的意味,再往下,刚刚还被他摩擦过的唇挑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绯红的眸微光闪烁,像是打着坏主意的猫咪,可爱的同时不禁让人心生警惕。

眼看着这只小猫伸出爪子,将要挠下。

真绪一个用力把凛月向自己拉进,将滚烫的脸埋进那头柔软的黑发

小黑猫伸出的爪子被按下

柔软的触感中,他听到怀中的猫咪轻笑,他收紧怀抱的同时,耳尖忍不住染上了绯色

——

那么……要买那个呢……

眼前挂满一墙的唇膏让他有点犯难,唇膏有这么多口味实在让他有点吃惊

苹果、桃子、巧克力……、炸鸡(……)、芥末……哈?!芥末?!

最近是不是有点赶不上潮流了……身为偶像这可不行……

拜倒在唇膏越发奇怪的口味下的真绪不禁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了起来

漫无目的的扫视着面前的唇膏,真绪的视线在其中一款锁定

“秋季限定——枫糖味⭐”

唇膏上作为装饰的枫叶图案让他不禁想到了昨天落在幼驯染头上的那片红叶

将唇膏从挂钩上取下,他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家的幼驯染,然后——昨天的放学后的情形再次出现在他的脑内

漂亮的樱色,柔软的触感,在与其摩擦时,与柔软的唇瓣不同,细小创口处粗糙感带来的酥麻感被放大,像是羽毛扫过心间,瘙痒难耐……

再往里……

……

……

“咔”

手中拿着的唇膏传来哀鸣,塑料制的外壳禁不住过大的压迫感而出现了一丝裂缝

“糟糕……要买两个了……”

伸手捂脸。真绪不得不承认,就算平时表现的再老成,年纪轻轻就需要胃药,自己也不过是一个青春期的男子高中生而已

——

“好啦,拿去”

将购置的唇膏递给凛月的时候,他看到自家幼驯染弯下腰抬眼看向他。绯色的眼睛带着戏弄的意味

“……干嘛啦”忍受不了幼驯染意味不明视线的真绪干巴巴的吐出一句话

“——嗯~没什么~”指间把玩着从真绪哪里得来的唇膏,凛月晃晃脑袋,黑色的发丝跟着他的动作轻轻颤动,像是猫咪的绒毛。

他把唇膏抵在脸庞上,嘴角勾起的弧度像是狡猾的猫,说到“我啊,还以为真~君你会买拉面味的⭐”

“别小看拉面啊,拉面也有不同口味的。”

“那可真是了不起~”

习以为常的和自家的幼驯染斗了一下嘴,真绪转过头,对打开唇膏的凛月说“那我走了啊”

“等等啊真~君”

“嗯?”回过头,他看见自家幼驯染眯起一只眼睛笑着将唇膏横在他眼前。

得意洋洋的脸 真像是偷腥的猫啊

“帮我涂——真~君~”

——

凛月双手撑在真绪的肩上,下半身挤进真绪的双腿间,精致的面庞放大在真绪眼前。而真绪一只手环抱着凛月的腰,另一只手拿着他今天购置并送给自家幼驯染的枫糖味唇膏

真是的,涂个唇膏而已自己来啦,而且这个姿势是怎么回事啊

在心理吐槽着现在的状况,连真绪自己都没发觉,拿着唇膏悬在凛月唇上的手正微微颤抖这件事

从下唇开始,尽量轻柔的将唇膏缓慢的涂抹在柔软的唇上,被唇膏涂抹过的唇瓣上显现出琥珀一般的色泽,在阳光下微弱的闪烁,晶莹剔透

……

拿唇膏的手颤抖的刚加厉害

……

喉结颤动,传来干渴的讯息

……

将下唇涂完,他忍不住抬头看向凛月,红眸的少年也正看着他

绯红的眼半垂,纤长的睫毛轻颤,如名贵宝石的绯色眸子中仿佛有光在其中流动,颤动流淌,像是枫糖融化在其中,用着香甜的气息来诱惑着注视其中的人。让人心甘情愿的溺毙其中

……

思想被剥夺 思维被控制

……

将唇膏放下,空出的手像是被咒惑一般从怀中的人的腰际伸过,和另一只手一起环抱住纤细的腰,起身向前——

纤细的手指横在他的唇前阻止了他的动作,幼驯染歪头轻笑,如同阴晴不定的猫,说到“唇膏——还没涂完啊——真~君”

他能感觉到抱着自己腰的手瞬间收紧

真绪能在自家幼驯染带着笑意的眼中看到自己僵直的表情,这幅可笑的样子明显取悦了红眸的少年,让他嘴角的弧度更深

小猫伸出爪子

纤细的指探出,在真绪滚动的喉间从上而下的划过

尖锐的爪子轻轻挠过

瘙痒伴随着一阵空虚传来

挠人成功的小猫满意的收回爪子

凛月轻笑,拉长了尾音调侃“真~君——真色⭐~”

……

衣更真绪,今天也被幼驯染玩弄于鼓掌之中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4)
热度(36)

© BOK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