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

【非常规游了】暗恋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路人第二人称视角
⭐游了的成分很少
⭐有路人→了的单恋成分
⭐⭐⭐自我高潮的产物,没什么逻辑……要是非要有个主旨就是吹了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

Part.A

“呀吼~晚上好~”

“啊。”

被门口提示的铃声从昏昏欲睡的状态惊醒,进来的即是常客也算是熟人,反正也没打算睡,你打算跟眼前的常客聊聊天清醒一下。
“今天状态如何?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跟我讲讲?”

不过就算想要聊天,眼前这位你只知道姓氏为藤木的少年也过分的沉默寡言了,你自认是个健谈的家伙,和什么样的人都能相处良好,但和眼前的少年熟悉到能唠唠家常也只是最近的事情,而且经常是你自己单方面的说,天知道你们已经“相识”三个多月了。

“没什么。”好吧好吧,你对他的冷漠习以为常,却忍不住开始苦恼自己是不是人烟稀少的地方待太久都忘了怎么和人相处,但果然是少年过于冷漠的问题吧?你看着他快速取好自己需要的东西来到你跟前付款,这让你想起了一个心心念念的人,真是不可思议,在你人生的前20多年中,你从不曾有过仅仅只是联想到一个人而已就开心不已的时候,你迫切的想说什么,这回藤木君的冷漠都不能阻挠你决定在加热便当的途中继续搭话的决心了。
“和恋人的相处,如何?”你不无调侃。

“……之前就说过,并不是。”也许那一丝窘迫只是你异想天开,但除此之外你也找不到不会被藤木三连无视的问题了。

“诶——恋情可是藏不住的~”
你还记得第一次聊起“恋人”话题的那天,现在想起来也许那就是你们真正“熟悉”起来的原因?

【“什么?”少年那张素来无表情的脸难得挑了一下眉。

“所以就是说啊,你是去看恋人的吗?每次的便当都是双人份,而且这里距你的学校还挺远的吧?”

这次他偏开了视线“不……不是那种关系,他是我的……”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他自己咽了回去,他轻声呢喃着几个词汇,似乎无法对心中的那个人定义一个关系。
“他是我的……朋友……”

你差点忍不住笑出声,这一定是恋情,你绝对不会猜错,那样的眼神你是最熟悉不过的,仅仅想象一下都会带来酸涩的气息。在少年心中那朵花还没盛开,但根部已经深深的植入心脏吸取着养分,她迟早会盛开,温柔而缓慢的,追随着爱的吐息而来。但早一些不也很好吗?你怀着不知算不算得上祝福的想法和一些对自己的悲观念想,打算给年轻人的恋情打一剂助长。
少年人的感情总是那么真挚,所有偶尔会画地为牢,把自己框入“朋友”的牢笼。
“你不想改变吗?。”

“……什么意思。”

“你一定是喜欢他的吧?不觉得不甘心吗?仅仅停留在朋友便止步不前,总有一天他会被抢走的哦,会有别的什么人陪在他身边,他会在意除你之外的人,然后你们总有一天会就这样分离,你真的想要这样吗?再好好考虑一下如何?”

在你眼前的少年依旧沉默不语,那双绿莹莹的眼睛低垂着看不真切,你不知道他有没有被你的花言巧语说动,还是仅仅觉得你呱噪。但这确实算得上你的肺腑之言,你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愿望强加在了少年身上,因为你其实胆小又软弱,根本一步都不敢前进,但假如他成功的话,你或许也会获得稍许的勇气。

“恋情被压抑着的话不觉得太可怜了吗?”你在少年的眼前把热好的便当和特别附赠的一些小礼物一起放在了购物袋里“也许你们只需要一些小小的刺激,就能发生巨大的改变。”

现在那双绿眼睛有些亮的吓人了。】

你自觉见证并帮助了一段恋情的开始。对此感到祝福的同时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这是个好兆头不是吗?也许你的恋花经历了漫长的休眠也终于要苏醒了。

“什么时候也介绍给我认识嘛~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美人才能化开你冰封的心~”你又忍不住去撩拨藤木,浮夸的声音和动作连自己都觉得讨人厌。

“他很忙。”你意识到自己被护食了,他的绿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而你在他的眼神下讪笑一声不敢再造次。
藤木比你要小得多,但偶尔一闪而过的凶悍眼神依旧会带给你压力。这让你觉得有些羞愧,于是安静如鸡的去打包热好的便当了。

“为什么把店开在这里?”

“诶?”把购物袋递给对方时你没想到他会主动和你搭话。

“这里,没什么客人不是吗?”

“……”也许少年只是单纯的疑惑,但这确实试探到了你的秘密,你又想起那个人了,甚至一下子委屈的想哭,但成年人有成年人的矜持,你压下满腔心事装模作样并故作深沉“这是投资。”
“这是一项巨大的投资,如果我成功的话,耗费在这里的时间和金钱就都会连本带利的赚回来,并且会获得长久的幸福,所以——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
太好了,现在他看你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傻子。

Part.B

像是洁白的鸟。

高洁又美丽,毫无瑕疵,谁都接近不了,只能仰望,那是属于神明的白鸟。

看着他向你靠近,你的脑中不合时宜的出现这些形容。

要怎么办才好?仅仅凭我,要怎么样才能抓住他呢——如同每一个深陷情网的人,你被莫名的焦虑缠绕。
但绝对不能被发现,你假装若无其事的整理着他放在柜台前的商品。

他在这个月刚好买了十次便当,期中轻食类占了八次,C类型是这个月第七次。
你想问问他是不是不喜欢荤食,想提醒他就算不喜欢也不应该挑食,忧心忡忡的担心他摄入的营养是否足够,毕竟他太过纤瘦了,细伶伶的手腕你简直一只手就能握住。
但面对他的时侯你总像是丢失了自信一样,平日里的侃侃而谈遥远的像是上辈子的事了。在心里怨念自己也毫无用处,你仍然只能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客套又干巴巴的发问“请问需要加热吗?”

“那就麻烦你了。”

明明是清冷疏远的声音,却像是火舌一般,点沸了你体内的血液,它们鼓动着要冲破薄弱的血管,赤裸裸的汹涌而出。

将便当送入加热箱,背身的姿势恰好可以遮挡一下你不自觉露出的狂热。

“你看起来有点疲惫。”
将鼓胀的兴奋压下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毕竟熟能生巧。你已经学会迅速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无论怎样都不愿意放过难得的相处机会,鼓起勇气回身试探着跟他搭话。
其实你不担心自己被忽视,他虽然十分冷淡,但却是个礼仪周全的人,不会让人感到为难。真不可思议,日常中令人烦闷的敬语由他来说的话,都会变得让人心生怜爱。

“……是的,您看出来了吗。”就像你想的那样,他果然给了回复。

“是的,眼下都有些泛青了,不好好注意休息可不行。”刚说出来的瞬间你就觉得糟糕,这句话有些过分亲昵了,你懊悔自己不自觉带入了平时在心里对他说话的口气。
果然,他只点头回应,并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你无论如何都要挽救一下自己的失言才行。

“那个……不好意思……”你不断提醒自己要冷静“虽然之前都没怎么跟你说过话,但你毕竟也是熟客了……”很好很好,他看过来了,虽然是带着戒备的眼神。啊啊,像是冰雪般的眼神也好棒——
“你看,星尘大道的出现时间太反复无常了不是吗?我本来是因为这里是景区才来开店的,结果都没什么人来……其实就是,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去给你送外带的!”
行不行行不行??是不是过于殷勤了?等待着他的反应,你焦虑的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不,谢谢您,但不用特意如此。”

这算是勉强过关吗?你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免感到一丝被拒绝的羞愧和失落。

“如果您不介意,并且晚上空闲的话,不如去海边看看如何?”他察觉到了你的羞愧,并出口化解。

你抬眼看他,暗中感动于他的“体贴”,试探着问“是……星尘大道吗?”

他昂首回答“黄昏时的海风带来了独特的气息,今晚她肯定会如约而至。”
这么说着的他,眼神中有着不易察觉的温柔和骄傲。

你被他无意中显现的风采夺走了心神,脑子迷迷糊糊的不愿思考,勉强指挥着嘴巴挤出回答“肯定会去的!说来惭愧,我还一次都没见过星辰大道呢……”

“她总是如此,神秘又缥缈,但一直指引着我……”最后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你能看出来他不打算再多说了。

你把便当打包,眼神飘忽着乱想。从第一次把他映入眼中的时候就是如此,从那之后的每一次相见也是如此,深深感到自己言语的匮乏,无法表达这份感情,只能用粗鄙的语言在心中一遍遍嘶喊着发泄。

“诶?”你睁大了眼睛,把购物袋递给他的时候,他手臂处的衣服下滑,露出了结着细小血痂的划痕,这本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伤口,但你仍然忍不住发问。“你的手……”

他便顺着你的眼光看去“啊,这个啊,不过是被不知轻重的小动物挠了而已。”
“你养了宠物吗?”错觉吧,你总觉得他有些恼怒。
“……不,只是偶尔喂养了一次,便被缠上了……”
“不喜欢的话,赶走不就好了?”
“试过了,赶过好几遍,但还是会黏回来,况且……我也并不是对他没有责任。”
他自此沉默,你知道接下来就不是你可以涉足的领域了,但就算心知肚明也忍不住失落。

“那这回便干脆开始饲养它怎么样?”你终究还是忍不住近一步靠近他。

“……”

“小动物都很脆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消失了,比起让它死在不知道的什么地方,不如干脆饲养它吧。”

“……他才不是什么脆弱的小动物。”

你没有听见他的轻声低喃,有些担心自己的过分涉足引起他的不快“那个……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你不用在意的……”

“不,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好的!欢迎下次光临!”你自认为和他拉近了距离而在心中欢呼。

小小的Part.C

今天是特别的日子,仅仅对你而言。
昨晚便辗转反侧,今日更是早早醒来,去造型师哪里做了头发,也穿上了前日购买的新的衣服,对着镜子抓耳挠腮,柜台下还放着刚刚送来的玫瑰。

你自觉准备完美,默默等待着他的到来。

紧张,欣喜,不知所措,各种情绪搅乱着你的心,你知道今天这一切就要尘埃落定,虽然已经做足了被拒绝的准备但仍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叮——”门铃响起的同时心跳近似停下,你盯着他向你走来。

但是,过于激动的你却忽视了他今天不是自己过来,现在,距你还未开始便失败的恋花枯萎,仅仅只剩几分钟而已。

END

评论(8)
热度(34)

© BOKU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