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

分享脑洞(='_'=)

我流abo设定 不严谨

短,短,短

以防万一打个月云陆tag(其实大家都没啥戏份)

——

气味还残留着,带着硝烟气息的刺鼻味道,充斥着强烈的侵犯意味,是相当典型的Alpha信息素味道。

在月云说出道别,陆放松警惕背过身的时候,突然被从后方袭击了。

被一股巨力拽着向后倒去,落入满是硝烟气息的怀里,在发懵的大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戴着项圈的后颈被重重舔过。

黏糊糊的,湿漉漉,滑腻温热的触觉感知让他头皮发麻,但还有比那更可怕的是随之而来的信息素侵犯,那些充满攻击性的信息素争先恐后的渗入皮肤,试图侵犯深埋在里的器官。

Omega的腺体。

陆微微颤抖了起来。

软倒在月云怀里的身体被百反应极快的抢出,他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变态!!性骚扰!!!快报警!!!”

一旁的狗丸已经拿出了手机,手指颤抖着在报警电话上徘徊。

被在报警的边缘试探的月云毫不动摇,他抬头深吸一口气,用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陶醉表情说着“是我喜欢的味道——”在陆从百的怀里探头看向他时,意味深长的笑道“这次是真的再见了哦,陆~”最后一个字被他刻意放慢压低,硬是叫出了缠绵的味道。

——

百护送着陆出了电视台,但因为工作无法离开,他忧心忡忡的叫了车将陆送回事务所,那副表情活像是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还是那种奇丑无比脏兮兮的野猪。

陆在出租车开动的时候吸了一口气,他摸了摸自己的项圈,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谢这个东西。唾液里残留的信息素到达不了腺体,最初那一阵不舒服已经过去了,但是气味却还惨留着。阵阵侵扰着他。

他将身体缩起,浓烈的不安感向他袭来,Omega天生的敏感纤细在这时发挥到极致。

陆再次想念起了自己的双子。

天也是Alpha,但他的信息素从不会让陆觉得不安和恐惧。甚至在以前,在陆还住院的时候,偶尔被Alpha无意间放出的信息素惊扰到时,天会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安抚陆的情绪。

他会轻柔的环住陆的身体,手掌温柔的安抚陆的背,一下一下的亲吻陆的脖子,让相似却又不同的彼此的信息素交融缠绵。

黑暗中陆抓紧自己的衣服,一声微弱的声音泄出……

“天尼……”

——

陆本以为回到事务所时大家已经因为一天的劳累早早睡下,但他在客厅见到了等在那里的一织。

“一织?你还不……”

“你遇到谁了?”

“诶?”突然的发问让他发出了一个无意义的音节。

然后一织突然逼近抓住了他,像是平时靠在他后背确认他的病情一样,强硬又不容拒绝。

一织抓着陆的双臂固定住,凑近他的后颈,辨别着从陆一进门就让他烦躁的气味。在清甜的香气中,已经快要消散但确实还残留着的味道,那让人生厌的硝烟味。

一织离开陆的后颈,但双手扔固定着陆的动作。

他一字一句,严肃的让人有些害怕,他说“七濑桑,请把从你离开我,到回来见到我这之间的所有事,详细的告诉我。”

“光靠接触气味是留不了这么久的,肯定发现了什么。”这么想着,他收紧了手臂的力道。

陆有些难过,被抓着的手臂有些疼,更难受的是一织凛冽的信息素在压迫着他逼着他服从。他只能暂且将心中的不安和委屈压下,将在电视台遇到月云的事向一织说明。

说明之后陆悄悄抬眼瞧了一织一下,他的表情比刚才更加阴沉。眉头紧锁,不知思索着什么。

沉默蔓延开来。

陆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用细细的声音试探性的去安抚一织“我以后会好好带项圈的,不会再让一织为难的,所以……那个……”声音进一步放软,带了些小心翼翼的讨好味道“不要生气了,一织。”

“……”

“不,你没有任何道歉的必要,这是我的错。”一织将双手松开,他刚才情绪不太稳定,用力过头了,但愿不要弄伤到他。

他十分愧疚。

“一定很害怕吧,突然被人那样做。”一织抱住陆的头,一遍一遍的抚摸着,像是安慰受惊的小动物。

“真的很抱歉,刚才那么粗暴的对你。请不要再害怕了,我就在这里,同样的事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在一织轻声的安抚中,巨大的委屈向陆袭来,他抓紧一织,声音不自觉的带了点哽咽。

“我很害怕啊……一织……”

“是,我知道的,请相信我,我一定会……

保护你的。”

——

没有了,没有了

那个……你们有没有……扩写……富含蛋白质那种……

评论(4)
热度(54)

© BOKU啦!! | Powered by LOFTER